专访|陈志朋:做自己很重要

站长资讯 2020-12-27

专访|陈志朋:做自己很重要

“哥,不好看,像我们东北扭大秧歌的。”

听到助理这句评价,陈志朋从镜子前走远了一点照照全身。他本来觉得这件唐装颜色丰富,很有记忆点,被助理这么一说,有些泄气。

陈志朋走进卧室换了一件皮衣出来,他在镜子前照了又照,心里更毛了,再换回唐装试试吧。

正在犹豫,经纪人走进来,看到重新被穿上的唐装,第一句就是,“很好看!”

陈志朋心情瞬间好起来,懂他的人可算来了。

陈志朋近期参加了热门节目《追光吧!哥哥》从2018年开始,陈志朋在热搜上的出现,在新闻里的出现,总和衣服相关。超高鞋跟、破洞丝袜、透视装……一次比一次出位的造型,让人每次看到他都要问:陈志明怎么了?刚进《追光吧!哥哥》,艾福杰尼和陈志朋闲聊,说其实之前两人在同一场活动遇到过,印象深刻的原因是从后面超车过来的陈志朋穿着太出挑鲜艳,水蓝色的皮草外套和淡金色的头发冲进视线,反倒是脸因为皮肤黝黑有些失焦。现场的抓拍镜头里,艾福杰尼一副惊恐的模样,也代表了每一个看到照片的网络ID背后的真实表情。

没有人知道陈志朋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严谨些的媒体用词谨慎,说陈志朋造型出位,标题党肆无忌惮,“曾经的小帅虎发生了什么?”“陈志朋是不是疯了?”一类的标题充满网络。

“你当时是不是也觉得我疯了?”陈志朋身子前倾,想听到记者回答。

陈志朋接受澎湃新闻采访1不同于拉宽人的镜头里略有些胖的样子,眼前的陈志朋身材匀称,脸上一直带着笑,耐心配合调试镜头。

近期他再次光临热搜,不是因为奇装异服,而是因为参加了节目《追光吧!哥哥》。他表演了31年前的出道曲《青苹果乐园》,被郑爽笑着吐槽“好怕他过来逮我”。而在造型方面,从节目里第一次出现到现在,陈志朋并没有出位,选的出场西装是正式低调的黑色款,第一次舞台也只用了带铆钉的黑色皮衣。

陈志朋在《追光吧!哥哥》中的初舞台表演《青苹果乐园

青苹果乐园》收录于与忧欢派对的合辑《新年快乐》(1989年)中,是小虎队出道的第一首单曲,右二是陈志朋“那时(2018年)因为出了专辑叫《千面》,在做宣传期,所以大家会看得到很多不同造型的陈志朋,再加上那个时候又参加了时装周,有很多能够展现我时尚概念的东西。做专辑的宣传,是很ok的,年轻人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能有太多的束缚。”看到记者对“是不是疯了”这个问题略有为难的表情,陈志朋重新坐直身体,主动化解尴尬气氛,解释为什么当时会那样做。

陈志朋参加2018凤凰网时尚之选颁奖盛典。视觉中国 图如果了解陈志朋在17岁出道至今的人生,可能会认为,那一段时间的“疯魔”有些像发泄释放,或者是心理上一种对存在感极度渴望的结果。“我觉得你们都把我复杂化。”陈志朋比划了一下,“有一次我穿了一个这么高的鞋子(20cm高跟鞋走秀),你应该记得那个新闻,我要的效果是我必须得全场最亮眼。”他强调,2018年的每一次出现都是很认真去想过效果的。

陈志朋指向记者身上的衣服,“你身上这种棕色系放在我身上就不好看,因为我的皮肤不白。”他说,“我其实知道自己的优缺点,知道怎么扬长避短。”他举例今天的上衣是深底色,上面有白色点缀,能在不显黑的前提下又有些不一样,“你看,两个色一衬,马上不同了。”

宣传期里,首要任务是被“看”到,“就是先要被聚光灯注意到,不然你觉得艺人要干嘛?”但上《追光吧!哥哥》不是为了宣传自己,陈志朋说是来放松的,“我就要回到最轻松的自己,最阳光的自己。”

2

1971年,台湾省台中市一个生意颇好的美容美发厅,迎来了老幺陈志朋。打他有记忆以来,就是在店里的一面面镜子和客人间穿梭,看着妈妈和姐姐给客人做发型,化妆,有时还要跟新娘妆。

“什么叫流行?当时我们家就叫流行。”在陈志朋记忆中,童年那个镇子里,他们家就是流行集中地,是流行制造者,这给儿时的他植入一个观念,“根深蒂固有设计师的自豪自傲,我妈是那么好的发型师,我应该是有遗传到。”

到了自己能动手折腾的年纪,陈志朋没放过哥哥姐姐。姐姐帮他缝一些时髦衣服,他学着杂志里明星摆pose,哥哥帮他拍照。后来改变命运,寄到电视台的简历里,照片就是哥哥帮忙拍的。

“很多人觉得我是不是疯了,但你要是去追寻我的成长历史,你就知道为什么我会对自己那么自信的原因,这是父母亲给予我的。”陈志朋并不在意他人评价的底气在于此。

但陈志朋的童年生活依然不能和现在做明星梦的孩子相比。小时候喜欢吃刨冰,磨蹭到家长关店清点完当日营业额,妈妈才带着他去买刨冰,他不独享,要了四五份小朋友舞台表演节目时睡着,除了自己吃,剩下的带给哥哥姐姐。

陈志朋至今都对过生日这事非常“敷衍”,只是跟家人吃个饭。朋友开玩笑,要给他办五十大寿,他回绝“我不是特别爱热闹的人,也不要去弄party”。

因为小时候有一年生日,陈志朋想吃蛋糕,但全家人都在店里忙,到中午的时候陈志朋就在妈妈耳边磨,今天是生日,想吃蛋糕。妈妈有些不耐烦,“你没看到我们正在工作吗?”他被这句话伤到,跑上楼哭。年纪太小,哭着哭着就睡着了,等醒过来,已经过了零点。“生日那天也就过了。反过来思考,不就这么简单吗?睡过了也就没了。”

3

“做自己”,陈志朋在这次采访中反复提及。

“我觉得现在很多人都不太敢去做自己,就老觉得被束缚着。可能要为了五斗米折腰,为了工作烦恼,我会不会去做文案,会不会去做这个图片或者PPT。他们包裹着自己,忘了去找到自己的乐趣,找到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所以我觉得或许更年轻的00后,他们就会觉得陈志朋还是挺做自己的。”

陈志朋在《追光吧!哥哥》初舞台表演“唱歌、跳舞、演戏,都是我的兴趣。我不会觉得说有多大的压力,无形间的压力是有的,但是我释怀了以后,一秒就能调整过来。”他心态平和,不避讳外界对他的评价。“如果说有人不认可我,只是可能不认识我,不懂我。如果你懂我之后,就会觉得我其实过得很自由。”但在娱乐圈,哪有那么容易“做自己”。陈志朋的“释怀”“过得自由”是经过漫长洗礼的。

在2004年出版的自传《有志者,朋》中,陈志朋这样写到:

“打从有小虎队那一天起,我就与阿奇、小乖赤裸裸地摊开被比较着。在媒体前面,在歌迷之前,在公司里,以及认识小虎队所有人面前,毫不留余地残酷的被比较着。拿来和别人或是别的团体组合比较着,三个人比较着。孰红孰不红、谁比谁受欢迎、谁比谁优秀、谁比谁受媒体喜欢欣赏、谁比谁帅、谁又比谁活跃……从那一天起,我们三个人注定被大家无情拿出来比较讨论以及分析。

我没有吴奇隆帅气的后空翻,赢得少女们沸腾的尖叫,我没有苏有朋的好学历好典范,家长少女都倾心的文艺少年……大家可曾见到陈志朋很认真,很认真地在舞台上,在这里工作里吗?

或许,在那个时候已经悄悄的播下忧郁的种子……”

在当时的亚洲第一天团小虎队里,陈志朋难以做自己或表达自己。有一次采访安排在工作很繁忙很累的间隙,有媒体问每天这么多歌迷跟着,你觉得怎么样?因为真的很累,陈志朋随口回了一句,“歌迷好烦。”这句话被剪进新闻中。

这样的话放在今天也会被冠以“偶像失格”。

“完蛋了。我就完蛋了。不认识的人觉得我们花那么多钱喜欢你,为什么你说我们很烦。就一次,就重伤到我了,我就发现自己不应该说太多话,后面就变成不可以去说话。 ”这件事于他而言,是记忆至今的伤害,“我现在大了,如果说错话自己可以圆回来,可当时17岁的我没有能力圆回来了,我被公司骂得跟狗一样,很难看。”从这时开始,“不能说太多话”一直记在他脑子里,他感叹,“这个伤是一辈子的。”

陈志朋(左)在《还珠格格》里饰演福尔泰当兵回来后,小虎队解散,他和苏有朋演了众所周知的《还珠格格》,这部剧结束后又接了几部戏,虽跟着前辈学了不少,但个人事业始终未能有大起色。陈志朋认为自己不会向公司表达想要什么,出了专辑也反响平平,于是萌生出退出娱乐圈的想法。他开了天珠店,当老板。“那时觉得我的人生就是这样了,每天只要有客人进来买天珠,今天就赚到了,如果没有客人进来,就要在门口等客人进来。”对他而言,这足以称为他的人生低潮了。

重新续上演艺事业后,陈志朋逐渐放开自己。他坦然提到自己快50岁。“做最自然的自己为什么要怕?”不过他不太笑,“笑太大皱纹都出来了怎么办,还好我不太笑。”

【对话】

我觉得我还是很年轻

澎湃新闻:为什么要来《追光吧!哥哥》这个节目?

陈志朋:虽然是唱跳歌手出道,但是很多人很久都没看到我唱跳了,所以我觉得就有这样的一个节目,让大家回味一下,看我那么早出道的唱跳歌手现在有没有在进步。

澎湃新闻:你是很想要获得年轻世代,比如说00后的喜欢?

陈志朋:我觉得要一定要,我觉得我还是很年轻,心态还是很young的。YO U N G,young!

澎湃新闻:相比较喜欢你已久的粉丝来说,他们心里你是这个样子的,00后可能对你就有别的期待,你会想说尝试获得新朋友的喜欢,还是让老粉怀旧一下?

陈志朋:喜欢我的朋友虽然会有时间段分开,但其实我现在不会把它分开,我会去继续保持我自己本身的性格,喜欢做什么,勇于做什么就去做什么,比较励志一点,比较正面一点的,比较开心的。因为我觉得如果我是为了这个节目,去改变自己再去干嘛,有点假。本性还是要存在的,我本善良,虽然我没那么善良,开玩笑。

我觉得心态很重要。应该让所有人发现,做自己很重要。

现在包含60后70后的同学们,可能跟我同龄的或者小我10岁20岁的,他们就处在可能成家立业的阶段了,但是工作压力太多,包裹着自己,忘了去找到自己的乐趣,找到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我当时是幸福的,可以从事我自己有兴趣的工作,唱歌、跳舞、演戏,都是我的兴趣。我不会觉得说有多大的压力,无形间的压力是有的,但是我释怀了以后,一秒就能调整过来。

烦恼是因为没有把它当做兴趣,比如说现在采访你们觉得很烦,是因为觉得有压力。

陈志朋在《追光吧!哥哥》初舞台表演时的一个wink(眨眼)上了热搜澎湃新闻:我没有烦啊,反而觉得很开心。陈志朋:但看得出你是有压力的,因为你没有把它当兴趣,所以你没有敞开来。

澎湃新闻:工作都是有压力的,也有胜负心。那你来这个节目会有胜负心吗?

陈志朋:我是平常心,不太在意输赢,一定要做到自己的本分,其他的先不要去考虑。大家都会想说你来了要跟这些小哥哥们去battle,但是我觉得这样不好,要战胜的是自己。

20个小哥哥们,他们的特性都不一样,怎么较劲?要成团的话,团魂比较重要,如果是battle,大家都不公平。如果存在一个PK,你输了或者赢了,心态是会有一秒不舒服的。但那一秒拿掉之后,人是会反观,我当个观众看他们的表演,我就知道我的错在哪里。这是很重要的心态,其实一秒过后也就没有那么特别在意。

你想啊,1个营区,21个人住在里面,首先崩溃的是谁?节目组。我们其实都很团结,但是如果哪一天我真的比他们稍稍弱了一点,我是开心的,因为可以退后看别人成功的地方,我自己哪里没做好。

澎湃新闻:有没有关注现在的选偶像的节目?

陈志朋:我几乎没有看过。而且其他人有拍真人秀的经验,我几乎是没有参加过,可能是碍于之前没有想好,也不太敢接真人秀,不喜欢太多暴露自己在大家的视野之下。刚来的时候,我都把艾福杰尼当成工作人员,很抱歉,事后大家哄堂一笑,我自己觉得很尴尬,就好像我没有慧眼,也没做功课……

陈志朋错把艾福杰尼当成工作人员很快就成了热搜澎湃新闻:第一次参加这种节目,曝光自己的生活会有不适应,或者什么让你感觉很新鲜的?陈志朋:不适应是有的,我们的房间厕所是有摄像机的,到底我们上厕所还是不上厕所,那我们所有人都便秘了,而且一个房间是三个人,大家都得估计时间谁去上厕所。其实一开始我们进去的时候我是先看到楼层有公共厕所,还蛮干净的,我想说可能大家共用,心凉了一半,进去一看很好,房间也有厕所哎,再看到摄像头,心全盘凉掉,那到底上还是不上?

他们说你用布盖起来,可是上着上着,布不小心掉了怎么办?这也是我们要去克服的,有时候我裤子一脱刚要上厕所,才想起来有摄像机……不过来了就得适应。

澎湃新闻:你知不知道有个词叫考古?意思是年轻观众看到你某一个采访或者节目、活动,觉得挺喜欢的,想知道你的过去是怎样的,可能你们存在时代差距。你希望他们更接受现在的你,还是他们去考古过去的你,你都能接受和面对?

陈志朋:都接受,在过去我有犯错的时候,也有辉煌的时候,他们可以从以前看到现在的我,可能会更喜欢,因为我一直在改变自己,一直在做自己。我觉得能够吸引他们的,就是态度,做自己。

澎湃新闻:你不怕老吗?

陈志朋:其实我觉得外形是其次,疫情期间不是大家都养肥么,这一次来我就发现我瘦了,小哥哥们都很认真控制自己,所以我也要控制了。不过有一点我没搞懂,我不吃肉,肉从哪里长出来的?我只吃生菜,海鲜,淀粉我极少吃,偶尔偷吃一碗饭,都要醋泡饭,我昨天晚上吃晚餐,经纪人说哥你能吃吗?意思能不吃就不吃。但是我比上一回来的时候确实瘦了,期待自己结束的时候有标致的身材。

陈志朋在《追光吧!哥哥》节目里谈及自己的身材我一直觉得自己心里面就像住了一个小孩,其实说白了大家都知道我们年纪,虽然节目组说你们就比不过49和45的老哥哥们,我听到这“老哥哥”三个字我还是有点汗颜,哥哥还分老小,怎么说这么狠的词,其实我的心态就是完全可以打打闹闹的人。澎湃新闻:别人提起年纪你会有避讳吗?

陈志朋:我不是已经先说自己快50岁了吗?每年过生日也不会觉得难过,为什么要说老一岁了,说长大了就好了。

谢谢自己,能够坚持一路走过来

澎湃新闻:艺人最关键的是让别人看到自己这个观点是从很年轻的时候就有的吗?

陈志朋:从我还没有进入这个行业就有了。小时候我是我们乡镇里面的头号人物,是与生俱来的,不是后天再上学才有的。

我觉得我可能比别的艺人更幸福的原因就是说,我做歌手的时间到了,我就好好做歌手,我去做演员的时候,就先把歌手放一边去,我比别人轻松。我现在另外一个新身份,就是主播。我每一个路都去尝试小朋友舞台表演节目时睡着,可以去做,都是尝试可以去做。

澎湃新闻:你不是特别在乎尝试的后果。

陈志朋:为什么这样说?我不是一次性做完一次销售就不做了,我是长期要把自己训练成另外一个领域的自己,我是有人生规划的。

澎湃新闻:那为什么会对主播这个领域有兴趣?

陈志朋:因为我觉得我以前年轻化太少了,无聊,我现在很快乐,我去做直播,我能够去释放自己想说的话。因为太多人不太认识我,不太懂我,他们都觉得陈志朋应该不会说话。

澎湃新闻:现在再要去回顾自己的人生,对你来说最艰难和别扭的时光是什么时候?

陈志朋:人生都有高低潮,我觉得应该人人都会去说高潮精彩的部分,但是如果再让我回顾,我会想再去回味一下低潮的自己,那个时候我不是特别舒服的自己,每天喝酒小朋友舞台表演节目时睡着,那是不健康的。我如果再回去,我会让自己再去学习,而不是去喝酒。哪怕说去很多国家去学语言,也不要用酒来消解不快乐的事。

甚至我转行过,后来因缘际会又续上这条路,我就觉得这就是人生,有起有落,要很认真地去珍惜每一步。

在电影《误杀》里,陈志朋饰演5号嫌疑人澎湃新闻:后来续上之后再让你坚持下去的原因是什么?陈志朋:可能是觉得别的工作真的不适合我。其实卖天珠那段时间也蛮好玩的,但是因为我最终的目的,人生的最高点也就是喜欢表演了,所以我再回来做自己,就是要找到自己最快乐的工作。表演是我一辈子都喜欢的东西,人的每个阶段也要学习人生表演,有时候我都会怀疑自己可能人际关系没有做好,一直在调整自己。以前可能我看到媒体转头就走了,后来我会跟媒体打招呼,下飞机有人机场拍,我看到一些报道,有的艺人要闪躲,可是我没有,我喜欢跟他们说话。

澎湃新闻:你补上了年轻的时候少说的很多话。

陈志朋:我觉得我现在很快乐,我喜欢跟他们交流,有时候我也拿瓶水给他们,或者是口袋刚好有糖给他们吃。

澎湃新闻:在表演的道路上对你影响最大的人是谁?

陈志朋:自己。只有自己最难认识自己,我认识自己花了快50年了。我觉得还要再更多认识自己。当然有很多的贵人,这些贵人不能一一去说,但是最终我还是比较谢谢自己,能够坚持一路走过来。

澎湃新闻:在艺人或者新的职业上,你还有功利心吗?你会更享受我很开心但或许孤独,还是更享受主流俗气带来高朋满座?

陈志朋:我贪心一点,都想要。但如果只能选择一个,我觉得先做快乐的自己更重要。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评论 (0)
    Top https://www.laoyua.com/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