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姑娘家家的,你才多大?”刺青师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翻了个白眼。 “怎么,还怕我未成年?”女孩有些不满道,“你多虑了。” 刺青师正过身子,盯着女孩稚嫩的脸,笑出了声:“倒不是怕你未成年,只是纹身这东西,纹的时候容易,想去掉可就难了。你那小男朋友才多大,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好。” “你管我呢?话那么多,我又不是不付钱。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