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军

散文 2020-11-20

边塞黄沙的绿洲旁,坐落一间客栈。老板胡子花白,酿的米酒堪称一绝。二十年前战争开始,店里跑来蹭酒的兵痞便源源不断。

他倒也不生气,只是边关混乱,胡汉两军又都馋他的酒。店中相遇,免不了相互叫骂甚至砍杀。

这时,老板就偷偷打开后门,放走失利的一方。又叫胜方一声兵爷,送上两坛好酒,安抚赔笑。

如此数年,相安无事,直到一伙新来的马匪闯进大漠。他们趁着关外战事严峻,洗劫绿洲。

马匪们冲入客栈,掀桌打砸。老板心疼地上去阻拦,被一脚踹开。

“拿钱来!”马匪拽着老板的头发,按在桌面。

两军作战的击鼓声突然停了。

不一会儿,客栈的们被狠狠撞开,身着两身不同军装的士兵涌了进来。

“老头,今天后门就不用开了。”为首的两位将军互相啐了一口,异口同声。

评论 (0)
    Top https://www.laoyua.com/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