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2020-11-20

男人如往常一般把信封投入邮箱。他走后,一只小猫蹦跳着到来。

“取信!”小猫摇身一变化为人形,伸手敲了敲信箱,出声叫道。

“你每天到这儿来取信,有什么用呢?这些都是那个男人写给自己女友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信箱将信吐出来,递给小猫。“费尽心思做这种没有意义的事,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

“可是,他的女友早就不回信了啊…”小猫拆着信封,心情变得有些沮丧,“他拿不到回信的话,会很伤心吧。”

信中写的仍是甜腻腻的情话。小猫看着看着,重新露出了笑容。它就着路灯,喜滋滋的写下回信,然后塞入邮箱之中,跳着离开。

邮箱无奈地叹了口气。

皮鞋触地的声音清响,刚刚走了不足两小时的男人,一反常态的返回邮箱旁边。

邮箱心里一惊。当天写下回信是小猫的习惯,但这种做法,有一个致命的问题——根本不可能会有邮递员深夜工作。这一点若是被男人发现,一切都会露馅。

男人看来已经识破了小猫的把戏。他取出信件,细致的读了一遍,将其收好。又从口袋中取出一只钢笔,在信封上写了什么,投了空信回去。

第二天,男人没有再来。而小猫依旧蹦跳着,喊出那声取信。

信箱支吾着吐出小猫投进去的信件,刚准备合上眼睛,却看到到了小猫兴奋地挥舞着信封:“我就说有意义的!”

信箱诧异地望了过去,那信封上,写了一个大大的字,旁边画着一颗红心。

“喵。”

评论 (0)
    Top https://www.laoyua.com/sitemap.xml